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XPS挤塑板生产线 >
禾川科技或临门突击申请专利 昔日董秘离任未满一年成关联方发明

发布日期:2022-04-02 12:39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4月3日,浙江禾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禾川科技”)启动上市计划,开始接受上市辅导。而后同年12月,禾川科技因战略发展需要终止辅导。时隔不到一年,2020年11月,禾川科技再度闯关资本市场。

  重启上市背后,报告期内,禾川科技的应收款占营收比重均超五成,或面临赊销的窘境。除此之外,禾川科技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占净利比重均超四成,且净现比与收现比均不足1。在研发上,禾川科技不仅授权发明专利数量在同行中“垫底”,其已授权的专利超六成申请于2019年及以后,涉嫌“突击”申请专利。

  值得一提的是,禾川科技的发起人股东之一兼昔日董秘,离任未满一年任关联方总经理,且参与该关联方四项专利申请的发明。此外,2018-2019年,禾川科技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对垒”,其信披质量存疑。

  据禾川科技签署于2022年1月27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3亿元、3.13亿元、5.44亿元、3.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973.14万元、4,762.63万元、10,601.09万元、5,396.79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0年,禾川科技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10.56%、73.87%,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23%、122.59%。

  可以看出,2020年,禾川科技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同比增长均超过70个百分点。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以下合称“应收款”)合计分别为1.42亿元、1.99亿元、3.08亿元、3.72亿元,占其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06%、63.65%、56.53%、100.77%。

  也就是说,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应收款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超过五成,禾川科技或存“赊销”。

  此外,报告期内,禾川科技的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合计占其净利润的比例均超四成。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89.16万元、269.37万元、228.38万元、65.6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税收优惠及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合计分别为2,349.91万元、2,356.96万元、4,302.25万元、2,227.36万元,占其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7.25%、49.49%、40.58%、41.27%。

  不难看出,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合计占其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均超过四成,禾川科技对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或存“依赖”。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2.49亿元、2.01亿元、3.63亿元、1.95亿元,禾川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80.33万元、2,129.87万元、4,701.57万元、-2,310.34万元。

  可以看出,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禾川科技的净现比与收现比均不足1。

  由此,报告期内,禾川科技应收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五成,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合计占净利润的比重亦超过四成。且同期,禾川科技净现比与收现比均不足1。

  专利数量系企业的研发成果的体现。然而,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7日,禾川科技的授权发明专利数量同行“垫底”。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7日,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已取得共计166项授权专利,其中发明专利19项。

  据招股书,禾川科技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为深圳市汇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川技术”)、无锡信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捷电气”)、深圳市正弦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弦电气”)、苏州伟创电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创电气”)、深圳市雷赛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智能”)。

  据汇川技术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汇川技术及其子公司共获得授权发明专利365项。

  据信捷电气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信捷电气共获得授权发明专利34项。

  据正弦电气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正弦电气共获得授权发明专利22项。

  据伟创电气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伟创电气共获得授权发明专利21项。

  据雷赛智能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雷赛智能合并范围内有7家子公司,分别为上海市雷智电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雷智”)、雷赛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自动化”)、上海兴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兴雷”)、深圳市雷赛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软件”)、深圳市雷赛控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控制”)、深圳市灵犀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犀自动化”)、深圳市稳正景明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稳正投资”)。

  其中,雷赛自动化的业务性质为贸易,稳正投资的业务性质为创业投资,因而不考虑二者的发明专利数量。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1年6月30日,雷赛智能共取得授权发明专利14项,上海雷智共取得授权发明专利3项,雷赛软件共取得授权发明专利3项,雷赛控制共取得授权发明专利13项。同期,上海兴雷与灵犀自动化均未取得授权发明专利。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截至2021年6月30日,除雷赛自动化与稳正投资外,雷赛智能及其子公司共取得33项授权发明专利。

  据浙江证监局公开信息,2020年11月,禾川科技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5日,2012-2021年,禾川科技申请的专利数量分别为2项、2项、8项、12项、1项、8项、33项、41项、65项、37项。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7日,禾川科技拥有2家分公司,分别为浙江禾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禾川科技深圳分公司”)、浙江禾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禾川科技杭州分公司”)。

  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禾川科技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分别为浙江禾川信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禾川信息”)、浙江菲灵传感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菲灵”)、杭州禾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禾芯”)、大连川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川浦”)、台钰精机(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钰精机”)、衢州禾立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衢州禾立”)。

  其中,2019年12月,禾川科技子公司杭州英珂达传感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珂达”)已被注销,不再纳入合并范围。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5日,2018-2021年,台钰精机申请的专利数量分别为5项、6项、5项、2项。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5日,禾川科技深圳分公司、禾川科技杭州分公司,子公司禾川信息、浙江菲灵、杭州禾芯、大连川浦、衢州禾立、英珂达均无申请专利。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5日,2012-2021年,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申请的专利数量合计分别为2项、2项、8项、12项、1项、8项、38项、47项、70项、39项。即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共申请专利227项。即2019-2021年申请的专利数量为156项,占申请专利总数的68.72%,而2020年禾川科技开始上市辅导,其是否存在突击申请专利的嫌疑?

  据招股书,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已取得166项的授权专利中,申请于2012-2021年的专利数量分别为1、2项、8项、11项、0项、5项、27项、36项、55项、21项。

  即禾川科技于2019-2021年申请的授权专利为112项,占其授权专利总数的67.47%。

  至此,禾川科技授权发明专利数量在同行间“垫底”的另一面,其2019年之后申请的专利逾六成,其是否为上市而“突击”申请?存疑待解。

  三、昔日董秘离任未满一年入职关联方成专利发明人,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打架”

  而围绕禾川科技的疑云尚未散去。需要指出的是,禾川科技昔日董秘离任未满一年或任关联方总经理,且参与四项专利申请的发明。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7日,越超有限公司(Alpha Achieve Limited,以下简称“越超有限”)持有禾川科技13.57%的股份。北极光二期基金为越超公司直接股东。北极光创业投资企业(以下简称“北极光创投”)为越超公司控制的企业。

  据招股书及北极光创投官网,截至2022年1月27日,2016年2月至今,黄河为北极光创投的合伙人,在北极光创投投资及负责投后管理的项目包括禾川科技、浙江吉成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成新材”)等。

  据招股书,禾川科技的董事兼总经理徐晓杰、董事黄河、监事汤琪,均担任吉成新材的董事。

  据招股书,截至2022年1月27日,禾川科技的董事长王项彬,持有吉成新材2.53%的股权。禾川科技的董事兼总经理徐晓杰,持有吉成新材4.55%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5日,吉成新材的出资人包括尹苏英、尹邦进、刘小洁、苏州北极光正源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北极光正源”)。2017年7月27日前,李岳琳曾为吉成新材股东之一。2017年7月27日,吉成新材的股东变更为尹苏英、尹邦进、刘小洁、北极光正源,此后,除出资比例变动外,吉成新材的股东并无变动。

  问题不止于此。禾川科技发起人股东张瑞祥,曾任禾川科技副总经理兼董秘,辞职后或未满一年任吉成新材高管。

  据招股书,禾川科技系由王项彬、项亨会、梁干、张瑞祥、汪逸飞、吴包兰与丘嵩峰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11月22日,禾川科技完成了设立时的工商登记。禾川科技设立时,张瑞祥对其持股15%。

  据招股书,2019年1月1日,张瑞祥担任禾川科技的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2019年8月31日,张瑞祥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职务,目前并未在禾川科技担任任何职务。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8日,“张瑞祥”担任总经理。2020年5月13日,吉成新材的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发生变更,“张瑞祥”成为吉成新材的总经理。

  据天眼查数据,吉成新材的总经理“张瑞祥”,曾任职于禾川科技。这是否意味着,禾川科技昔日董秘张瑞祥,与吉成新材的总经理“张瑞祥”或为同一人。

  也就是说,张瑞祥或从禾川科技离职后不到一年时间,在禾川科技的关联方吉成新材处担任总经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12月16日,吉成新材的曾用名由长沙吉成新材料有限公司,变更为衢州吉成新材料有限公司;2018年5月16日,变更为衢州吉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10月30日,变更为吉成新材。

  据2017年8月7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在龙游经济开发区衢州吉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设备安装调试现场,吊装13米高的大型喷雾塔正在安装。“衢州吉成”是“长沙吉成”与“禾川科技”两家企业结成的战略联盟,两家企业之间存在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关系。企业战略合作后,“长沙吉成”主攻研发新材料,禾川科技负责营销和管理。

  而通过公司名称来看,上述“衢州吉成”、“长沙吉成”,是否系吉成新材?倘若是吉成新材,禾川科技或与吉成新材存在产业链上下游关系。

  据招股书,禾川科技将吉成新材认定为关联方,关联关系说明为吉成新材是禾川科技董事徐晓杰、黄河、监事汤琪任董事的企业。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8日,吉成新材拥有一项名为“一种利用多孔材料的水制冷方法及水制冷装置”的发明专利,申请号为“63”,申请日为2020年7月17日,案件状态为一通回案实审,发明人为王超生、尹邦进、张瑞祥、阮国成。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8日,吉成新材拥有一项名为“一种多孔材料预混燃烧的辐射加热方法及加热装置”的发明专利,申请号为“09”,申请日为2020年7月17日,案件状态为等待实审提案,发明人为王超生、阮国成、尹邦进、张瑞祥。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8日,吉成新材拥有一项名为“一种纳米多孔材料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号为“03”,申请日为2020年7月17日,案件状态为一通出案待答复,发明人为王超生、张瑞祥、阮国成、尹邦进。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2月28日,吉成新材拥有一项名为“一种大气扩散式VOC尾气燃烧装置及其燃烧方法”的发明专利,专利号为“15”,申请日为2020年7月9日,案件状态为等待实审提案,发明人为王超生、尹邦进、张瑞祥、阮国成。

  也就是说,张瑞祥在从禾川科技离职不满一年的时间内,于吉成新材担任总经理并且参与发明专利的研发。

  另外,2018-2019年,禾川科技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对不上”。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月27日,禾川科技共拥有8家控股子公司,2 家分公司。其中,2021年前成立的子公司有6家。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各期末,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的社会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532人、654人、1,083人、1,282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禾川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93人、376人、1,019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禾川科技深圳分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76人、72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19年,禾川科技杭州分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3人、74人。2020年,禾川科技杭州分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并未披露。

  据招股书,禾川信息成立于2014年12月18日,大连川浦成立于2017年12月3日,均由禾川科技设立而成。2019年,浙江菲灵、杭州禾芯纳入合并范围,英珂达不再纳入合并范围。2020年,台钰精机、衢州禾立纳入合并范围。

  即2018-2020年,禾川信息与大连川浦纳入禾川科技的合并范围。2019-2020年,浙江菲灵与杭州禾芯纳入禾川科技的合并范围。2018年,英珂达纳入禾川科技的合并范围。2020年,衢州禾立与台钰精机纳入禾川科技的合并范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禾川信息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0人,大连川浦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8人、11人、14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年,浙江菲灵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杭州禾芯的社保缴纳人数为2人。2020年,二者均未披露社保缴纳人数。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年,英珂达的社保缴纳人数为2人。2020年,衢州禾立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缴纳人数均为10人,衢州禾立的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缴纳人数均为0人。2020年,台钰精机的社保缴纳人数为31人。

  由于2020年禾川科技部分子公司及分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并未在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披露,因而不对其2020年的社保缴纳人数进行比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倘若社保人数考虑分公司,2018-2019年,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禾川科技及其子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622人、535人。同期,禾川科技招股书中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比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少90人、多119人。

  由上述情形可见,禾川科技的董事兼总经理徐晓杰、董事黄河、监事汤琪,均担任吉成新材的董事,除此之外,禾川科技发起人股东之一兼昔日董秘、总经理张瑞祥辞职未满一年内,或现身吉成新材,并担任总经理,且其参与吉成新材四项专利申请研发。另一方面,2018-2019年,禾川科技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对垒”,其信息披露质量或遭拷问。

  上述问题或仅是“冰山一角”,禾川科技未来能否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尚待考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